第四百三十四章 想不想得开,就在一念之间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258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四百三十四章 想不想得开,就在一念之间

郁军珩心想,可能只有黛西是真的爱他了吧,他感觉很悲哀。

“黛西,你觉得我活着好还是不要挣扎的好?”

黛西惊了一下:“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!当然是活着好!”她的语气斩钉截铁,毋容置疑。

郁军珩心脏像是被击中一样,他忽然有些被治愈,还是有人盼着他好的。

他知道自己这种行为很幼稚,越是缺爱的人越想通过一些事情证明自己还是有人被爱的。

其实他也不缺爱,家人、白叔,但是缺的是爱情之爱,在池晚这里他只得到过昙花一现的爱慕,这让他不由得怀疑起自己,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一名不文。

此时有黛西的安慰对他来说就是强有力的一只强心剂。

“谢谢你。”郁军珩说。

黛西察觉到他的异常,一想就开始慌了:“郁军珩,你不会是想自寻短见吧?你现在在哪里?告诉我我马上过去!”

郁军珩拒绝了:“我没事,只是想问问而已。”

“不管!你是不是还在医院?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问白叔,对,我跟白叔说,让他好好看着你!”

郁军珩还想说什么,黛西就挂了电话,再打过去就是忙音,没多久,白叔就慌张的赶了过来,看到他坐在轮椅上晒太阳,才微微松了口气,然后稳了稳气息,面色如常的走了过去。

“少主,现在太阳毒辣,晒太久也不好,我推你回去吧。”

郁军珩没有拆穿他,顺从的点了点头。

白叔推着他,看着他头顶的发旋,心中发酸的厉害,这个孩子现在怎么会成了这样子?

为情所困,居然有了放弃自我的念头,他原本是多么骄傲明媚的人啊,是郁家千恩万宠的少主。

“少主。”白叔稳定了一下情绪,沉稳的开口提议。

“不然放手吧,放过池晚,也放过自己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没有要哭出来了。

郁军珩身体微微一震,他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,理智告诉他,这样做是最好的结果,但是……

“我知道放手很难,但活着本就很难了,增加这么点难度也不算什么了,其实想一想,人这一生总要有些事情比较艰难的,少主是天之骄子,很多人遭受的苦您都没经历过,不用像普通人那样为了生计哭哭奔波,所以老天就让您经历一下爱情的苦楚,过了这一关您的人生就圆满了,所以请您再坚持一下,不要放弃,好不好?”

郁军珩被白叔的语气带的心中也是一阵酸软,眼泪几乎要掉下来。

他喉结急促滚动几下,好久才将翻涌的情绪压下去,然后一开口才发现嗓子哑的不行。

“……好,我答应你。”

白叔几乎不敢相信自的耳朵,他停下推车,动作略急促的跑到郁军珩身前蹲下,直直的看到他眼睛里,发现少主眼眶也略略湿、润,不由动容的握住他的手,激动的老泪纵横。

“少主,想开就好,这样就好。

两个人对着好半天白叔才反应过来,急忙用手擦了擦眼睛:“我送少主回屋。”

“等会黛西小姐说要过来,我得跟您说一声。”

郁军珩表示自己知道了,然后就一直在思考白叔刚才说的话。

他说很有道理,冲动只是一时的,过后想想他其实还是不想死,谁能想死呢?人世间有这么多东西值得贪恋,他郁军珩也免不了是个俗人。

不想死,活着的话如果一再放不下对池晚的执念,看目前这种情况,最后他与池晚说不定连朋友都没得做。

当然,他本意也并不是想跟她做朋友的,他想跟她在一起当恋人爱人!

但是,在池晚失忆的情况下,他都无法得到她的心;在池晚记忆残缺的情况下还是对司墨承动了心。

而且之前五年,他一直陪在池晚身边,却因为各种因素两个人没能在一起,这一切似乎都在说明着他们两个没有缘分。

如果他执意不放手,要么就是黑化成为池晚与司墨承的绊脚石,最后两边恶交,说不定他越是阻拦池晚与司墨承的感情就越是坚定;要么就是他情绪激动身体扛不住了,最后伤身伤心就这么死掉,当然,以他的性格他肯定不会白白死去,死前会想办法做些事情让池晚永永远远的忘不掉他,说不定她跟司墨承之间在一起的可能性也就断掉了。

只是这样的话,池晚应该也会痛苦吧,害,都这个时候了他还考虑她干嘛,就应该让她知道他的苦,与他感同身受。

可是,终归是舍不得。

郁军珩发现自己当个坏人也坏的不够彻底。

他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直到黛西风风火火的赶来才打断了他的念头。

“郁,你怎么这么傻,你要是真的为了那个女人轻生的话,我就搅的她无法安宁,到时候你也死了没人能护住她了,我看你怎么办!”

郁军珩看着黛西,仿佛才认识她一样,目光专注极了。

他问:“黛西,你为什么喜欢我?”

黛西也不扭捏,掰着指头开始细数他的优点。

“你长得好看,脾气好,不大男子主义,尊重女性,很细心也很耐心,遇到困难了不会退缩,还有好多好多优点,多的都数不出来了。总之,跟我周围那些男人们都不一样,深深地吸引着我,所以哪怕我们两个分手了,我也一直无法释怀。”

甚至做出了纠缠他这样的举动,这种行为让黛西自己都很唾弃自己。

追求她的人也很多,但是没有一个能让她像对郁军珩一样的动心。

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无理可言。

郁军珩舒展了身体,往身后靠去。

“你说的对,我有很多优点,应该活下去。”

黛西重重点头表示赞许。

“就是嘛。对了,既然都这样了,你还不考虑一下跟我复合吗?我觉得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,那个池晚虽然是比我长得好看一丢丢,但是她爱你的心却没有我的深,所以我更适合你,恩!就是这样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