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九章 司墨承被算计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294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三百五十九章 司墨承被算计

司墨承今天来了,便没有再走,中午时候,他把谢依诺也喊来跟他们一起吃饭。

司墨承同池晚解释了一下,说他与谢依诺之间没什么,而且谢依诺人不错,让她放心。

这话让池晚心中莫名有些不快,怎么感觉她自己成了坏人呢?

但是站在谢依诺的角度思考,这样做也没错。

也是她自己太过敏-感了,仿佛得了被害妄想症,对于不太熟的人总有敌意。

池晚没多纠结,便不再想这个事情了。

反正这疗养院本来也不是就池老爷子一个人在,还有其他的病人呢,多一个谢依诺也不多。

晚饭过后,池晚看司墨承还没走的意思,不由奇怪的问他:“你不回去吗?”

司墨承刚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,这会正带着天霖与甜甜在院子里抓虫子玩,闻言,头也没抬:“我家人都在这,不回去。”回去干啥?独守空房吗?

池晚心中有不祥的预感,他不会是要跟她睡一个房间吧?

但是这个猜想她不敢说,不然万一司墨承没有这个想法,最后却被她点醒了真的这么做了怎么办?

有两个小包子在,他应该不至于这么无耻吧。

但池晚还是低估了司墨承的厚脸皮程度,在夜里她刚睡着的时候,忽然觉得有动静,醒来一看,发现司墨承穿着睡衣,正悄悄的掀开被子,往被窝里钻。

池晚吓了一大跳,司墨承发现她醒了,急忙捂住她的嘴。

“嘘,小声点,别把孩子吓醒了。”

他压上来的时候,池晚闻到他身上的味道,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她拼命的掰开他的手,警惕的往后退,“你想干嘛?”

司墨承原本只是想跟她睡觉,但此时看她粉脸含怒,反而心中一热,喉结滚动一下,目光变了。

“……”池晚怂了,但还是撑着凶巴巴的样子:“你敢乱来,我就喊醒孩子们。”

司墨承看了下两个孩子,心中遗憾,但他冷静了许多。

直接把被子一盖:“好了,不做什么,睡吧。”

池晚被夹在他与孩子之间,想换个位置都难,她咬了咬唇,僵硬着不敢动弹。

被子下,司墨承的手臂忽然环抱了过来。

池晚呼吸都要停下了,她心脏扑通扑通的,说不清楚是怒还是怕。

司墨承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睡衣清晰的被感知到,肌肉仿佛蕴含着极大的力量一样,池晚呼吸急促的去抬他的手,司墨承却更用力,将她纤瘦有致的身体一下子给搂到自己怀里,然后在她喊出来之前,薄唇堵住了她的嘴。

池晚惊的眼睛蓦的睁大,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司墨承,从被子上透出非常非常微弱的床头灯的光线,池晚只能隐约看到他的轮廓,司墨承闭着眼,唇舌在攻城略地,夺走她的空气。

池晚的意志渐渐远去,她浑身发软,大脑混沌,抵抗的力量也消失了。

半晌后,感受到司墨承某个地方的热度与危险之后,池晚脑子如同炸雷一般,终于清醒了过来,她吓得从被窝里钻出来,刚才那么一折腾,浑身都是汗涔涔的。

“你……你说了不乱动的。”池晚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腻人。

司墨承的额头上也都是汗,他目光如狼一样,恨不能将她立马拆骨入腹,只是现在不是时候。

俩孩子还在呢。

他恶狠狠的揉了池晚一下,翻身下地。

“我去冲个澡。”

等他出去了,池晚忍不住抚上自己的唇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唇已经微微肿了,想来此时上面也是泛着水泽的,池晚忍不住啊了一声,将头埋在枕头里,太羞耻了!

司墨承偷腥成功,也是火被点起来了,怕再过去找池晚会真的忍不住,所以冲完澡之后,给池晚发了个消息,告诉她他不回去了让她好好睡觉,自己则怎么也睡不着,干脆就起来去外面了。

此时是秋季,外面还有些凉,司墨承坐在凉亭里面,回想刚才的滋味,神色餍足。

就在这时,他听到身后传来动静,一看,居然是谢依诺。

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谢依诺坐在轮椅里,上面放了个托盘,里面有两杯温牛奶。

“睡不着,可能是白天睡多了,刚才我听到动静,往外面一看,发现是你,想着莫非你也睡不着,就热了两杯牛奶,喏,自己拿。”

她语气轻松而写意,司墨承虽然不想喝,但还是拿了起来,放在手心里。

“谢谢。”

谢依诺也没说什么,就在他边上跟他一起听虫鸣,看星空。

过了好大会,她才突然感叹:“只有在郊外才能有这样静谧的夜晚啊,在市里待久了,确实是需要来远郊透透气的。”

司墨承对这句话蛮赞成的,手里的牛奶也变得有些凉了,他喝了几口,放下,冲着谢依诺点了点头。

“我回去了,你也回吧。”

谢依诺微微一笑:“能不能麻烦你推我回去。”

司墨承不好拒绝,这个点了护工也都睡了,再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,所以他便推着谢依诺回去了。

到了她的房间里,司墨承忽然就没了意识。

他一头栽倒,谢依诺也没想到药效这么厉害,伸手去接他,被他带翻在地,她扭到的脚又狠狠受磕了一下,疼的她眼前一黑,半晌才缓过来。

她不敢耽误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司墨承拖到床上,又去把外面的牛奶收了回来,杯子洗干净,把剩下的药倒入马桶,消灭罪证,这才看着床上失去意识的司墨承。

她颤抖着手,把他的衣服解开,看着司墨承完美的身材,脸蹭的红了,但这只是开始。

夜色浓重,谢依诺最后满身是汗,在那一瞬间,她痛的呼出声来,看着身下的点点血迹,她落下泪来。

不知道这一切,是值还是不值。

应该是值得的吧,她费尽心思,为的就是这一刻,必须一击必中。

……

第二天,司墨承很晚才醒来,他大脑昏昏沉沉的,有种宿醉的感觉,但昨晚他根本没喝酒啊。

“墨总。”

司墨承抬眼一看,发现房间里有很多人,大家脸色都不怎么好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